不严谨也能登《科学》

世界尖端期刊《Science》发表了一篇文章《Civic honesty around the globe》,主旨在于评论世界各地公民的诚信问题。

在这篇报告中,研讨人员在全球40个国家的355个城市进行实地研讨,他们在公立和私人组织交给了17,303个“捡到的”钱包,并且计算有多少人通过预留的联络方法反馈给研讨人员的邮箱。

在试验中所选定的交给组织有五类:1、银行;2、剧院,博物馆或其他文化场所;3、邮局;4、酒店;5、警察局,法院或其他公职单位。

在试验中所选用的钱包有三种:1、三张相同的手刺,一份购物清单和一把钥匙。手刺信息包含虚拟的一般男性名字和预留的电子邮件地址(以上信息均为当地言语);2、在前一种的基础上附加与13.45美元等购买力的当地钱银(我国是49块钱);3、在英、美、波兰三国额定提供一种94.15美元等购买力的大额钱包。

试验计算成果根据的是100天内预留信箱是否收到反馈。当文章发布之后,很快就有人发现,在这个试验中我国的点评最低。而根据试验设计,这就是明示着在这个研讨中,我国公民的诚信点评最低。

1、选取的诚信检测方法是失物招领。作为在中美两国的失物招领处都打杂过的人表明,我国失物招领和某些国家不一样。

我曾经在平山县邻近某纪念馆打杂,那边的失物招领流程是收到失物之后存储起来,整个失物招领处就是一个大库房。除非是特别宝贵的东西,不然就是存在那里直到有人来招领。并且我也说实话,49块钱、1把钥匙,连张身份证都没有,失物招领处也懒得找失主,找到人家没准儿都懒得回来拿,特别是像我们那种地方来回车费都要几十块,况且上班时间玩电脑或许玩手机被领导发现要扣薪酬。

要是酒店前台那就更不得了了,我在酒店丢了那么多次东西,大部分都能在酒店前台找到,但要是说自动联络我,那是一次都没有(或许因为我不是VIP)。

并且需要留意的是,留的是电子邮件地址,我国很多场所的工作人员不一定会发,也不一定乐意发邮件。哪怕留个电话都比电子邮箱效率高。

但是美国这边就轻松多了,我曾经在某艺术中心打杂,一天能来几样东西就不错了,一整天就处理这么几个问题,我能处理出把戏来。不要讲发邮件,我每封邮件还能附上一首小诗。比这个更忙的地方必定也有,但总的来说,大体上我国的工作人员要忙上不少。

2、交给“失物”的目标是工作人员。依照他们的处理方法来判别公民诚信,这个选取目标就有问题。

这是计算学上非常忌讳的问题,选取目标和研讨目标有误差。研讨公民的诚信,却只选取以上五类组织的工作人员作为研讨目标,得出的成果并不是所谓公民诚信,而是服务人员的业务水平。

3、从试验数据上,这个成果实际上已经与所谓诚信研讨课题不符。

首要,它的计算方法实际上是自动联络失主,不讲是怎样联络。其次,根据他们的试验成果,有钱的钱包比没钱的钱包的联络更多,大额的钱包比小额的钱包联络更多。那么,这个数据反映的就不是诚信,而是这个价值的钱包是否值得联络失主的博弈问题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